奥神民与官斗的异类俱乐部_网易零度角第394期_网易体育qg777钱柜娱乐

奥神俱乐部给人的印象一直很另类,所谓“另类”就是和大多数CBA俱乐部的做事方式有很大不同,与中国篮球圈内文化也是大相径庭。

1999-2000赛季CBA联赛1/4决赛,前卫奥神队马健(右)封盖山东永安队鞠维松。

奥神俱乐部成立于1997年,老板李苏经营房地产事业,而从成立之初俱乐部的定位就是“完全私有化的篮球俱乐部”。

这在中国篮坛的历史上还是绝无仅有的,与江苏、山东、北京等有国有企业北京的球队不同,奥神队是一支民营企业篮球队;与广东、东莞、吉林等民营企业球队也不同,奥神队是一支纯粹不挂靠任何体育机构的纯粹的民营企业篮球队,从这点看,奥神很像NBA球队,球队的组建与运作,完全以老板的喜好为基准。这也从根本上摆脱了CBA球队受制于地方利益,受制于体育总局及其全运会成绩只愿培养本省球员的影响。

在人才流动极其封闭的CBA,奥神却能大肆的搜罗人才, 1999年,当奥神刚刚升上甲A联赛,们先后引进了八一的张涛、王胜,河北的马健、梁达,空军的刘铁,南部的凌小龙等国内优秀选手加盟,当赛季就杀入了联赛四强。 02–03赛季,奥神一反常规,在各支队伍纷纷招兵买马,网罗当打球员增强实力的时候,奥神反其道而行之,四处搜刮天才少年加以培养,当年联赛奥神队还雪藏外援、老将,只让一干年轻球员在赛场上与当时如日中天的孙军领衔的吉林队拼杀,轻松放弃进入四强的机会;从进入CBA的第一天起,奥神就是中国篮坛的一个异类:设立了国内篮球俱乐部第一位新闻发言人;奥神队组建了CBA第一支篮球宝贝拉拉队;聘请了第一个男篮俱乐部的女教练……[详细]

CBA有这样一种怪现象:当球队感觉判罚不公时强烈要申诉,但几天过后,申诉的想法却总是束之高阁。因为球队的申诉极少有能讨到结果的,“申诉有什么用?我原来申诉过一次,结果整了北京队好几年”北京队副总经理袁超曾经如此抱怨。

但是在奥神征战CBA期间,申诉变成了家常便饭。 1999—2000赛季,奥神提起了CBA有史以来第一例申诉,奥神队吃了裁判的亏,来中心反映问题时就带着律师,并且私下把讲线年后的联赛中,对裁判工作提出申诉最多的就是奥神队。“有一段时间他们曾连续提起申诉,不论比赛赢了还是输了,赛后总要递交一份申诉书。他们不在乎每次申诉要交2000元的申诉费”李元伟曾经这样描述当时的奥神。 2002-2003赛季,由于奥神的申诉,中国篮协处以龚万宽 “取消8轮执法资格”的重罚。由于这样独特的办事风格,奥神俱乐部成为联赛的管理者不得不面对的一个“另类”。[详细]

奥神队的主力队员孙悦,张松涛,黄海贝都曾进入了国家队,为何这样一个拥有强大实力的球队却不能回到CBA的联赛中呢?

2006年,奥神以最终排名第九的成绩,结束了当赛季ABA征程,图为最后一战奥神队在客场95比97负于南加州传奇队。

在宣布退出CBA联赛后,北京奥神曾赴台湾参加了“海峡杯”邀请赛,七战全胜。

2006年3月,奥神球员结束在美国的ABA联赛回到国内,受到球迷的和媒体的欢迎。

2004年3月2日,中国篮协下发通知调孙悦到U20国家男篮集训,准备同年7月在希腊举行的世界青年男篮锦标赛。队伍是在3月10日集中的,但直到5月17日孙悦都没有前来报到。事后媒体披露,中国篮协在关于球员的涉外转会方面存在霸王条款,奥神俱乐部真正担心的是一旦他的队员被NBA选中,要上缴培养费用给中国篮协。按照篮协的相关规定,一旦运动员输送到国家队,俱乐部方面将失去对所送球员的涉外签约权,俱乐部的权益很难的到应有的保障。这让已经培养了孙悦八年的奥神很难接受,最终才导致了奥神与篮协的决裂。但是由于孙悦没有能到按时到国家队报到,中国篮协停止奥神俱乐部成年队2005年一年注册资格。

2005年6月30日,奥神队以准备参加海峡杯篮球赛的名义告知中国篮协,奥神队将退出CBA联赛。中国篮协随即发表声明:奥神要想回归CBA,至少要等上两年时间,还必须参加NBL的前身CBL比赛。此后奥神队远赴美国参加了低级别的ABA联赛。[详细]

奥神队退出了CBA联赛,等待他们的是漫长的漂泊岁月。由于水平问题,奥神队这几年只能在美国征战ABA联赛, ABA联赛是一个“工资帽”仅为12万美元的次级别联赛,比赛有时甚至会因为无法付给球员工资而被取消。其次,奥神在这里很难获得经营上的利润——奥神为了加入联盟支付了1万美元。

事实上,奥神这几年在国外,训练需要租场地,比赛需要租场地,队员们的吃住也要自行解决,每年没有几百万,根本下不来。“美国ABA联赛规模很小,比赛都 是在社区的体育馆里打的,根本谈不上门票收入,除了国内个别企业赞助了一点钱之外,奥神队这几年基本就没有收入。这么多人长时间在国外比赛生活,每年都是 一笔巨大的开销。”一位熟悉奥神的同行介绍说。而最近两年,奥神队一直在打所谓的“国际篮球邀请赛”。这样的比赛,东征西讨、朝不保夕不说,质量也着实不敢让人恭维。与奥神队交手的,多是一些国外三流球队的大叔级人物,对于孙悦,张松涛,黄海贝这些有过国字号经历的球员来讲,锻炼价值极其有限。[详细]

2007~2008赛季,奥神正式表达了回归愿望但奥神想把主场放在澳门,这是篮协不能同意的,回归一事又在这个问题上卡了壳。第二年CBA联赛扩军,奥神有望重新回到国内联赛中,但是由于在主场和球员合同问题上没有达成一致,奥神俱乐部在最后时刻再次与CBA擦肩而过。

奥神一心想将主场定在五棵松,但从当年11月到次年4月的租赁费用又高达1000万元以上。对奥神来说,这个代价确实过大,而篮协又不同意奥神将主场放在澳门。其次是提交国内球员聘用合同,按照篮协最新的要求,合同期是2~7年。对其他俱乐部来说,这不是个多大的问题,但奥神的情况则有些特殊。张松涛、黄海贝、霍楠等 奥神精英都非常年轻,即使按最高上限7年签定合同,这批国家队明日之星,合同期满大多也不到30岁,才是当打之年。自己从小培养的球星,到时候自己失去控 制权,奥神不愿意做这个赔本的买卖。就这样,他们脱离CBA迄今已有八年之久。[详细]

奥神与中国篮协的争斗有太多的话题和纠葛,但是一个不容否认的基本事实是,奥神这些拥有国字号经历的球员,陷入了无球可打的尴尬境地。

据熟悉奥神俱乐部的圈内人士透露,奥神在选拔年轻队员的过程中,与球员的合同一签就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有人戏称为“生死合同”,一旦毁约,球员要承担高额违约金,还将面临无球可打的窘境。张松涛(2.13米)、黄海贝(2.08米)、金鑫(2.08米)、霍南(1.98米)等这些几乎和孙悦一样优秀的球员,一直被关在CBA门外而无法在国内联赛中得到锻炼。俱乐部和篮协之间的斗争,让这些天赋异禀的球员变成了牺牲品。眼下,26岁的孙悦步入了职业生涯的黄金年龄,但其处境不禁让人忧虑。孙悦之前,奥神签约球员马健、张琦就曾同俱乐部闹出过纠纷,双方对簿公堂后不欢而散。

奥神为了自己的正当利益拒绝征战CBA;篮协则一切都按照规定来办事,在双方为了各自权益不肯让步的情况下,无辜的球员却成了牺牲品,这是奥神的悲哀,也是篮协的悲哀。[详细]

奥神与中国篮协之间的争斗,新的社会环境和旧的管理体制之间的矛盾,也是中国职业篮球联赛改革必然碰到的问题。这次 的事件涉及到球队对自身权利需求的问题和篮管中心对下属球队管辖权变化的问题,经过十年的发展,CBA联赛下属的这些球队发生了很多变化,特别是在球队性 质上。在过去,球队基本都是属于各地方体工大队,而体工大队是体育总局所领导,和中国篮协和篮管中心在行政上属于隶属关系,篮球队参加篮管中心的联赛属于天经地义,接受国家队征召是行政上的要求;而到今天很多球队由企业接手管理,然后和各地方体育局签订协议,球队运作资金都是由企业负责,在行政方面篮管中心和各球队就淡 化很多,篮管中心对各球队的约束只限于每届联赛开始前的球队球员注册。奥神是由民营企业直接投资而建立,从法律意义上讲篮管中心对于奥神没有丝毫的行政约束力,奥神和CBA联赛的决裂,也是奥神和篮管中心矛盾的体现,症结在于奥神需要更多的权利,不希望自己培养的球员被篮管中心完全控制。[详细]

年轻的奥神球员在这场“民与官”的争斗中充当了牺牲品,谁又能为他们的青春饭碗来买单?

Related Post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